企鹅已经很累了

=竹竹
牌球中
円鬼激推。
牌→游了/十代中心,p5→主明
最近在补jojo 乔西好香
我想快乐怪猎

是 画着玩的円鬼酱

再堆
我画的真的好慢 哭了...

这边也发一下
是星章养企鹅日常

【円鬼】烟火

呜呜呜呜谢谢阿臣!!生日能吃到円鬼酱太幸福了 好甜好甜 看了下居然是正好2000个小红心

鬼道厨阿臣是也:

#cp文:円堂守X鬼道有人,不喜慎入

#给竹竹的生贺 @特产竹笋 

#此号专门写子供向动漫CP




“鬼道!”


鬼道听到熟悉的呼唤声转过身,果不其然看到了円堂拿着一个足球向自己的方向,像是踩了油门一般跑过来。大概就像是从球门那侧直接跑到对方球门前的那种冲刺速度。


不带任何刹车效果加成,直接扑进鬼道的怀抱中,这种形式鬼道这几天基本天天得受一次。


“这次是怎么了,円堂。”


这每天一次的招呼必然带着一些事情,但无非不是一起和豪炎寺一次踢足球或者是和已经毕业的大家来一场友谊赛什么的,鬼道也做好了等下要再次被拉去踢足球的想法。


可接下来円堂说的话却是让鬼道愣在了原地几秒钟,司令塔的大脑足足绕了一圈才反应过来。


“鬼道,和我一起去参加闪电神社的庙会吧!”


没有邀请请求的话语,没有疑问反问的话语,直率而又如此戳中人心。鬼道觉得円堂这种性格搭配他一直向上自然流露出的笑容,那是他无法拒绝的原因。就是因为是円堂,他才会把背后交给他去守护,而现在円堂面对面站在他的面前,抛过来的是肯定坚持如一的言语。


他没有办法拒绝,或许也不想拒绝。


円堂表示在他家集合,鬼道便让管家准备了一些礼物才登门拜访。看到对方家庭十分美满,心里难免有些泛起苦涩。可能是看出了鬼道一直站在玄关没有进来,円堂一把拦过对方,硬拖进了客厅。円堂妈妈也是特别欢迎鬼道的到来,早就打好招呼要一起去庙会,妈妈也准备了两套浴衣。


第一次庙会,第一次收到带有着母爱的“礼物”,鬼道觉得手中的小盒子是如此沉重。


“谢谢。”


还没等鬼道反应,円堂已经换上了橙色条纹的浴衣,看起来倒是活力了不少。鬼道还在犹豫,手上的东西无论怎么说都是别人的东西,且不说养父教导过的礼仪,如果穿上出了什么事比起钱,更过不去的是对于円堂家的自己愧疚内心。


円堂却一点也不当回事,拿过鬼道的衣服就披在了低领棉衣之上,势要帮人穿着。一直都是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性格,为了阻止彼此的动作而手忙脚乱起来。当着円堂妈妈的面,两个人就像是在足球场上抢夺足球一般缠在一起,随即便摔在了地板上。


“你们两个!真是!庙会就快开始了,守和有人君还是赶快去吧!”


果然妈妈的话是万能用语。円堂和鬼道立刻站直,一个跑去拿浴衣搭配的木屐,一个则是就在客厅换好了衣服。两个人分别拿着一些零花钱结对前往神社,可能是太晚了些,不远处已经开始了燃放起了烟火。彩色花朵盛开在空中,虽然只是一瞬,但是那瞬间的美好却留在两个人心中。


“很漂亮,明明之前也看过这番场景。”不禁口中吐露出了赞美的话语,意识到时鬼道堪堪捂住嘴。可爱的小动作完整的被円堂看在了眼中,之前就觉得鬼道有时表现总戳中他的内心,现在这个动作也是让他心漏跳了一拍。


円堂不知道这是怎么样的感觉。也许就是同班女同学曾经说过的“恋爱的感觉”,恋爱是不是就是意味着和他父母那样的关系。他不懂,但是他确实想和鬼道一起,一起踢球,一起毕业,一起升入高中,然后继续一起搭档。


已经习惯了。鬼道在前面指挥着大家进攻防守,自己在后面鼓舞大家并且保护球门,一起获得最终的胜利。


“鬼道。”


听到了身边人的呼唤,鬼道自然停下了脚步,等待着円堂接下来的语句。但是迎来的不是什么拼音组成的话语,而是轻轻的一个点水之吻。


“円堂?!”


不过是一点接触,却和平时皮肤相碰,足球赛场上相撞都不同。不断加重的心跳声让鬼道有些耳鸣,眼中的円堂脸上的表情也证明着他似乎也是一样。两个人彼此红了脸,刚想发话却再次淹没在了满天的烟火中。


但是不担心,因为想说的都是只有一句话。


——以后一起吧。


END